PROFILE
Karun
  • Visitors
CATEGORIES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
ARCHIVES
GUESTBOOK

LINKS
OTHERS
SEARCH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

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Karun's Blog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


Karun's photography
<< 〈我親愛的鄰居〉(3) | main | 〈我親愛的鄰居〉(5)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我親愛的鄰居〉(4)
註:檔案日期2000年05月04日。


※ 指標鞋!!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過的不是很好,即使在夜晚看著綜藝節目
服務觀眾的養眼鏡頭,34C 的美女依舊無法使我的眼睛聚焦,我
的耳邊只是一直響著罐頭笑聲。

哈~~~!

直到聽到我親愛的鄰居回來的聲響,才關上了電視,我總是貼在
門邊,慢半拍的等到她關上門了後,我才走出去,下樓。

倒垃圾!

天知道我倒什麼垃圾?!

只是在這過程中,我往往把揚起想按電鈴的手又縮了回來。

那頭雜種狗反倒和我漸漸的熟了起來,牠會親熱的跑過來,讓我
摸摸牠的頭,我幫牠取了個小名叫『電線桿』,偶而我會買碗巷
口的土拓魚羹給牠吃。
一天下班,小馬興沖沖的跑了過來,「Hey !我說路野郎,別老
是繃著臉,今天帶你去一個好康的地方,嘿嘿,別說兄弟不照顧
你啊!」小馬笑的很是曖昧。

「幹嘛啊?什麼好康的?」小馬朝我招了招手,一副附耳過來的
樣子。

我把耳朵湊了過去,小馬在我耳邊低聲說,「阿說今天要帶我
們去辣妹紅茶店見識見識!」

哇哩勒‧‧‧!!

看我露出一副道淪陷的鄙視表情,小馬嘴裡嘖嘖有聲,「我說
路野郎,你什麼時候變成衛道人士啦?」

我微微一笑,我知道小馬和阿是見我心情鬱鬱,是一番好意,
「我開玩笑的啦!你們去玩就好啦!」

「真的不去?」小馬一臉認真的表情。

「謝啦,我心領啦!」

「麥假喔!」小馬伸出手摸著我的心臟,「說謊的話,心臟會噗
咚噗咚的跳喔!」

我被他的表情逗的發笑,「真的不去啦!」

「既然你不去,那我一個人去有什麼意義呢?!」小馬又是一副
哀怨無比的眼神。

「真的啦!」我哈哈大笑。

「好啦,說正格的,別老是繃著臉,沒有你,我們的姦情就熱不
起來了呢!公司的春天就靠我們啦!」

「哈哈,放心!你馬野郎永遠是我的最佳姘頭!不會休了你的啦
!」

小馬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收拾了一下東西,便急忙的走出公司。



芷韻以前也曾和別的男人約會過啊!還不是就是那樣而已,我倒
底在害怕什麼呢?就像往常一樣就好了。

我站在公司的外面,撥了個電話給芷韻。

「喂,芷韻嗎?我是路。」

「路啊,什麼事呢?」

「一起吃個飯好嗎?」我的心臟大大的顫了一下。

「嗯‧‧‧不行呢!我今天剛好有事,改天好嗎?」

「喔,好吧,那就改天,掰掰!」

「掰掰!」

我失望的按下結束的通話鍵,並感到自己像一個填充布偶般的被
一種叫『陌生』的失落感,填的滿滿的。

滿滿的!

讓我走在這街道的腳步,竟是有些許的沈重。



回到寓所的門外,我知道為什麼我親愛的鄰居今天沒有空了。

她門外的鞋架上,有一雙水藍色的半高跟鞋,鞋尖是朝外的。

這雙鞋子和我門外的一雙休齢沺ね著相同的名稱。

我們叫它指標鞋。

當鞋尖朝外的時候,表示對方家裡有客人,意思就是請勿打擾‧
‧‧。

我關上大門,馬上從背包拿出了手機,撥了Amy 的電話。

「喂,Amy 嗎?」

我決定約Amy 出去吃晚餐,也許今晚也帶Amy 回來。

在電話裡我隨意的說了幾個笑話,我突然對自己陪笑似的罐頭笑
聲厭惡了起來。

於是,我對Amy 謊稱臨時肚子痛,取消了晚餐的約會,我靠著門
板,頹然的滑了下來。

我在做什麼呢?!

我想著兩扇門的距離,我的大門,以及我那親愛鄰居的大門。

這兩扇門的最短距離是多少呢?

約莫是十步的距離,但我只需要走五步就可以了,因為,她會在
第六步的位置等著我。

兩扇門的距離有多鈿呢?

在我和我親愛鄰居的大門間,是個海洋般的鈿茵

海裡有對優游而快樂的魚兒,是我與我那親愛的鄰居啊!

只是變成曾經了嗎?

兩扇門的距離有多遠呢?

兩道門間的走道在我滑落的瞬間,彷彿無限遠般的延伸了開來,
我似乎再也看不到我那親愛鄰居的大門了。

我趴在膝上,竟是恐懼的如同得了寂寞的傷寒。




我在地上不知坐了多久,直到牆上傳來的『噹』聲才猛然驚醒,
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十一點了。

該倒垃圾了。

我走到樓下,隨意丟了張紙屑到垃圾筒,我忍不住好奇的走到隔
壁巷子去。

我想看看她關燈了沒。

漶A這種事也不見得要關上燈才能做啊,也許他現在正脫著她的
衣服,或是正親著‧‧‧。

啊~~~!!電線桿你跑哪去啦??!!!

我很想把自己也丟進去垃圾筒。

很想,很想‧‧‧。


< 待續 >

--
當某種情緣恍惚不確定時,有一種病毒便會肆虐起來。

這種病毒叫思念。
| 發霉櫥櫃 | 17:17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17:17 | - | - |









http://karun.jugem.jp/trackback/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