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Karun
  • Visitors
CATEGORIES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
ARCHIVES
GUESTBOOK

LINKS
OTHERS
SEARCH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Karun's Blog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


Karun's photography
<< 〈我親愛的鄰居〉(5) | main | 〈我親愛的鄰居〉(終)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我親愛的鄰居〉(6)
註:檔案日期2000年05月04日。

※ 我們曾經如此的相愛



又一些日子過了,我偶而還是會碰到那親愛的鄰居,但相遇的時
候我們卻每每只有點頭說聲『嗨』而已。

我每天一到十點或是十一點,我還是會習慣的下樓。

去倒垃圾!!

我還多了個在倒垃圾這樣的過程培養出來的習慣,我養成了每天
買宵夜給電線桿的習慣,雖然我每次都買土拓魚羹,但牠還是每
次吃光光。

真是奇怪的一頭狗啊!

而電線桿也有點不同了,根據我的目測,牠的正面看來,比以前
大約醂算宛分吧。

嗯,一想到我和親愛鄰居之間的話語只剩一聲『嗨』而已,我就
難過的很怕有一天,我會忍不住的在垃圾筒前抱著電線桿一起痛
哭哩!
好好的照顧電線桿,還是有那麼點道理的。

況且胖一點抱起來應該比較舒服吧!真是悲哀啊!

此外,這裡還有件值得一提的事,那就是我發現了那輛他X的
Virage有時會停在哪裡了。

我不再看指標鞋了,我每天例行性的倒垃圾,包含了檢查那輛
Virage 有沒有來,其次,看到後,要踹哪個部位和踹幾腳就是
我倒垃圾的另一個思考重點了。

後來,我還是不小心拿了根釘子且手賤了一下,不小心的去刮
到他的車體。

這裡的治安有時候是不太好的。

在公司裡的情況則是,小馬和阿更是把我當成受虐兒童或是遭
受性侵害婦女般的照顧,叫我想不開朗也難啊!

我最近倒也喝了不少伯朗咖啡。

馬路雙人組還是公司裡當紅的"嘔"像團體!

一切都還算可以,還算正常,除了我之外。

我覺得自己像是泡在福馬林液一樣,早上上班前把自己拿出來,
下班後,再把自己泡進去。



這天晚上我正玩著切換電視台的電動玩具時,卻聽到電鈴的聲音
,我的直覺告訴我說,一定是我那親愛的鄰居。

一開門,果然!

「嗨!」我難掩心中的興奮。

「嗨!不知你這兒有沒有膠帶?那種比較粗的!」

「有,妳等等!我進去找一下喔!」我心中倒是有點納悶,要膠
帶幹嘛呢?!該不會只是隨便找個理由過來呢?我暗自竊喜起來


我在房間一邊找膠帶,一邊忍不住大罵自己笨,怎麼不會叫她先
i來坐呢?!

找到後,我把膠帶遞給她,「妳要膠帶做什麼啊?」

我看她的表情有點怪怪的,「嗯,我要把一些東西裝箱‧‧」

「裝箱?什麼意思?」我心中疑竇大起。

「我一來是向你借膠帶,二來是有件事要和你說。」

「喔?什麼事啊?」

「我可能要搬離這裡了‧‧‧」

不!!!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千千萬萬個為什麼在心裡像是要整個炸開來一般,我覺得我很激
動,但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還能很平靜的那樣說。

「喔,那要我幫忙嗎?」

我竟然沒有問為什麼!!

「嗯,先說聲謝囉!」她的語氣很是淡然。

我們一前一後走進她家,我們兩個人沒有繼續交談,我只是默默
的把東西一樣一樣的裝進箱子裡。

我也不用開口問她什麼要裝,什麼不用裝,因為當初搬來這兒的
時候,也像這次一樣,是我幫她裝箱的。

我只要不用去碰那些我不知道的東西就好了。

我一邊收一邊感到自己身體像是碎裂的玻璃一樣,一片一片接二
連三的剝落,我放進箱子裡的東西都是回憶。

我惻頭看了一下她,她正從抽屜拿出了個相框,相框裡裝的是我
們以前的合照。

她稍微注視了一會兒,便把它放進箱子裡。

我別過頭,不忍再看,深怕滿滿的心酸會控制不住的溢了出來。

快十一點半左右,箱子已經用完了,該裝的也已經都差不多了,
「嗯,差不多了,以後妳要好好保重喔!」我勉強在嘴角擠出一
個微笑。

「會的,你也一樣,要好好保重!」

「嗯,那我回去了。」

為什麼我們要這樣的對話呢?像是友善的鄰居一樣。

我不知道自己竟然到現在還不肯退讓!!

「謝謝你!」

「不用客氣!」

她送我到門口,我們一直互相看著對方,「你還有甚麼話要對我
說嗎?」

我有很多話要和妳說,很想和妳說什麼,但我還是沒辦法把它說
出口,我只說了兩個字。

「晚安!」

「晚安!」

我們之間的愛情演變成拉鋸戰,而收場的結局竟是如此的不堪?


看著門板漸漸的合了起來,我不禁淚水盈框,我在腦海裡對自己
大叫著把手伸出去,伸出去阻止門的闔上啊!!伸出去啊!!

但我竟是完全動不了的站在門口,只能雙手握拳不斷使勁的看著
它關上。

就這樣嗎?我好恨我自己,恨自己為什麼到這個時候還這樣該死
的好強!!!

我在門外一動也不動的站著流淚。

過了一會兒,門卻開了一個縫隙。

門後傳來她的聲音,「小路,為什麼不問問我有沒有甚麼話要和
你說呢?」

「小路,你知道我加薪了嗎?」

「小路,我最近看了一本新書,很想和你說感想的,你知道嗎?


「小路,上個禮拜有個男人向我求婚,回家後我哭了一個晚上,
你知道嗎?」

「小路,為什麼不問我為何要搬離這裡呢?」

「小路,為什麼我們會變得這樣陌生呢?」

「小路,我有很多話要和你說,你知道嗎?」她在門後嗚咽的哭
了起來。

為什麼我們會漸行漸遠呢?

我們曾是很相愛的兩個人啊‧‧‧。



二十八歲的那一年,在一個初秋的日子裡,我們躺在軟綿綿的床
上,她突然淘氣的拿起床頭易開罐的拉環套在我手上。

她說,小路,我們結婚好嗎?

我用力的抱緊她,感動的。

其實,我們都還有些什麼是尚未能確定的,因為我們有著太相像
的因子。

所以我說,一張紙證明不了什麼!我們不需要用一張紙來,一個
戒指,填滿對方身分證的空缺,來作為愛情的最高點。

我們可以擁有更鈿菘世界!

於是那一年手裡的風箏乘著風高高的飛起。

風箏自由的在有著白雲的藍天飛翔著,線的另一端則是快樂的在
有著茵草的冀亘跑著。

然而到現在,彼此之間卻變成看不到對方,最後只剩下一條線維
繫著彼此。

或許會問風箏怎麼可能會飛到看不見呢?

也許手中線的長度超乎我們所以為的,而那風卻強的足夠把風箏
越吹越高。

不由自主的,或是為著莫名的堅持,如手裡的線到底有多長呢?
風箏可以飛多高呢?

不知不覺才發現線已經到了盡頭,而那風的力量此時竟是大的異
常,在風箏斷線前,能夠拉的回來嗎?



我推開了門,抱住了門後的她。


< 待續 >

--
我們兩個人,相愛嗎?
| 發霉櫥櫃 | 17:2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17:24 | - | - |









http://karun.jugem.jp/trackback/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