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Karun
  • Visitors
CATEGORIES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
ARCHIVES
GUESTBOOK

LINKS
OTHERS
SEARCH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Karun's Blog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


Karun's photography
<< 想念你,肥貓椪柑 | main | So close, So far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愛情與遺忘的長短


註:寫於2002年03月08日。

Dear Friend:

前陣子聽著友人T談起關於她的愛情,那個男生希望的對象則是,美貌,
身材,與才華兼具的女孩,我不禁啞然失笑,不過,敢這麼說的男生,我
倒是要認真的問問,條件真的很好嗎?

是啊,她很肯定的這麼說,我不禁正襟危坐了起來。

然而除了身高之外,在聽了她的其它的敘述及她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我
實在一點感受不到這個男生條件好在哪裡。
在剛認識T的時候,曾經和她說,覺得她是個蠻聰慧的女孩子,然而比較
熟識之後,知道了她過往一段愛情,很生氣的收回了這一句話,反倒覺得
她是個很傻的女孩子。

覺得很是難過。

基本上,除了看社會新聞外,生活中還沒真的聽過有這麼爛的男生。

我以為愛情也是一種學習,學習怎麼去尋找適合自己的人,學習如何與另
外一個人相處。

T是一個特別的女孩子,對於喜歡的男生,會採取主動的態度,在聽了那
個男生和她的相處模式,不禁有些為T擔心了起來。

我一直以為愛情是對等與互相的,我無法忍受次一等的對待。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最近T又和我說,有個男生寫信給她,用了這樣的句子,解釋著為什麼那
時候無法接受她的感情,她覺得有點困惑,有點煩惱,要如何不辜負這兩
個男生呢?

然而這兩個男生在我的眼裡其實是沒有什麼分別的,甚至有雷同的地方,
他們現在都在當兵,而且距離退伍都至少還有一年半的時間,而且其中的
模式甚至有點相近。

一鳥在手,不如眾鳥在林嗎?

第二個男生在距離入伍五個月前,就知道T喜歡他,那時候說,不想談戀
愛。

那現在為什麼改變了?尤其是在更沒有時間談戀愛的時候。

我是過來人,不管在爽或是很爽的單位,精神總需要個寄託,對於這兩個
男生的話我也不禁有點懷疑,更不用說那些所謂很悲慘的單位。

一個女孩子要等一個男孩子退伍,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是不短,也
可以說是一種考驗。

所以要擔心的其實應該是誰才不會辜負T吧?

我是這樣想的,雖然我沒有說。

從T的談話內也察覺,似乎她隱約也覺得與第一個男生無法長久,既是如
此,那為什麼仍然願意如此犧牲呢?即使對方視她為次要的對象,而T也
曾擁有過一段連愛情都稱不上的不堪回首過往。

在有這樣的經歷之後,為何仍會選擇這樣的人呢?

我不明白。

對於這兩個男生,T都說過愛他。

我也不明白。

我一直以為沒有交往過,不瞭解對方的時候,是不能夠輕易的說愛一個人
的,我可以對一個人說,我喜歡妳,但我不會輕易的說,我愛妳,即使強
迫我說。

我一直在想,假設我在某一天對一個人說,我愛她,我想我一定是真的愛
她。

然而,真的愛一個人,到底是什麼呢?

或是說該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當你覺得想要和另外一個人過一輩子的時候,是不是就是愛她了呢?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嗎?

我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句子,長短該用什麼來丈量呢?

在走過六年的感情歲月,當她放開我的手,離我而去的時候,我開始覺得
困惑。

彷彿時間是不連續的,在走在街上,與行人擦身而過的時候,在搭捷運望
著陌生人的時候,在夜裡寂靜而漆酖時候。

回頭的時候,看不見自己走來的地方。

手掌裡空空的,原本能感受到的手心溫度彷彿昨日還存在的。

臥虎藏龍裡,李慕白說,緊握的雙手,是什麼也抓不住的,放開雙手,擁
有的是全世界。

危險情人裡,殺手問,兩個人很相愛的人,卻無法相處,要到什麼時候才
會放手呢?他的答案說,Never。

從來沒有主動放開她的手過,曾以為會和她過一輩子的。

而我終究是鬆開了手。

過年回家的其間,山上的老家,蓋了兩個鞦韆,很喜愛的盪了好多回。

鞦韆高高的盪起,彷彿可以摸到天空一樣,落下的時候,微風輕拂,身旁
的林木有冤黃,看著身旁人兒的笑靨,我們手拉著手,在鞦韆擺盪中,
在徜徉之間,好像過了好幾個春夏秋冬一樣。

就像是過了一輩子一樣。

然而身旁的另一個鞦韆其實是靜止的。

六年的歲月,好像只有張開雙手,從左手到右手的距離,而在鞦韆的擺盪
裡,從天空到翠刧亳黃林木,似是非常遙遠的距離。

愛情的長短該如何來丈量呢?

愛情不分長短,遺忘也不分長短,而遺忘甚至是不存在的。

我以為。

過年期間,多年不見的小姑姑到家裡來吃飯。

騎駱駝經過撒哈拉沙漠,埃及的金字塔,神秘的尼泊爾,以及白天與晚上
不同顏色的玫瑰城等等,我聽著年近半百,而仍是單身的小姑姑不悔的經
歷。

我開始憧憬著不一樣的人生,年少的時候,曾想過,到世界去看一看,是
否整個人生將會有所不一樣呢?

我開始思索著在我這個年紀應該有什麼的想法以及什麼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呢?

I am thinking。

什麼時候我才可以這樣寫呢。

20xx年,在春天剛過,還不到夏天的時候,我離開了台灣。

前往......。
| 流水日記 | 22:15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22:15 | - | - |









http://karun.jugem.jp/trackback/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