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Karun
  • Visitors
CATEGORIES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
ARCHIVES
GUESTBOOK

LINKS
OTHERS
SEARCH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Karun's Blog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


Karun's photography
<< 愛情與遺忘的長短 | main | So close, So far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So close, So far
Cat

註:寫於2002年10月30日。

之一. Me


隨著時間的經過,越來越不記得抒寫的感覺是什麼了,而在日常的生活裡,
片刻之間的感動,那瞬間湧起的抒寫慾望,卻也不過是浮光掠影,在下一個
轉身裡。

一向不喜歡在文字裡談論到關於自身的一切,不外乎不想看到自己淪為各個
bbs 隨處可見的哀嚎文章,以前寧可花費腦筋與時間把想說的事情轉為另外
一個人的敘述,但多數的時間,我還是選擇噤聲,只想假裝什麼事都沒有,
偶而在別人的文字裡,遇見相同感覺的共鳴。
然而其實不敢面對的是自己的脆弱,惶恐倘若抒寫這樣的自己被認識的人看
見。

這等於承認自己與多數的人一樣,同樣的脆弱。

我不想去感覺這軟弱的片刻。


經過這城市的洗滌,曾經在記憶裡鮮明的朋友,曾幾何時已經淡的只剩下些
許的顏色,就如同過往的朋友在記憶裡將我洗去一般。

隨著生命的前進,總有些人來來去去的,我的渴望卻總是枯竭的結果。

不禁衡量自己感情天秤上的法碼是否放的太重呢?

在感傷底下隱藏的怨懟,我是否曾反省過這樣的自己呢?

任意放縱自己的一廂情願。


之二. The face of love


有時候,總是偶而會浮起想要撰寫愛情故事的念頭,不知是否為現實生活對
愛情渴望的投射?而希冀去創造一個愛情,藉以來彌補生活裡的缺陷,或是
把自以為是的悲情藉由筆下的人物來哭訴?

多麼矯情啊!

自己是個易受情境影響之人,每每在看完灑狗血的電影或是文字時,或是天
空飄著絲絲細雨時,總是不由自主的感傷起來,然後就充滿了灑狗血的念頭


真不知是否是為感傷而感傷?還是假裝感傷呢?

突然覺得自己可笑了起來,這不就是裝文藝青年的毛病嗎?!

我寫不出所謂的愛情故事?每每動起這個念頭時,就像是開了一台給水車,
裝滿了狗血,卻不知從何灑起一樣。

只是覺得寫愛情,我要用力的灑狗血,噴狗血這樣。

說到這裡,不禁佩服認識的某位職業小說家M,說不完,寫不盡的故事,這
或許是所謂的天分的問題,但另一方面,其實我認為唯有經歷過某種歷練的
人,才能夠寫出貼近生活真實面貌的故事。

回顧以往不成材的亂寫,勉強算的上愛情故事的只有一則吧,在字裡行間,
看不出愛情的面貌為何,只有一絲細微理不清的情感在裡面。

故事就像是沒有完成的圖畫,是圓,也不是圓。

敘說的過程完成了半個圓,而我卻希冀經由別人的想像,來補足這個圓,或
是就此停留。

或許這象徵的是我殘缺的愛情面貌?

其實我很想聽聽別人的愛情故事的,或是別人眼裡所謂的愛情面貌是怎麼的
一回事的,只是很少有人說故事給我聽。

正如我那貧乏的人際關係一樣。

我看不清愛情的面貌為何,我就像是一個以為這世界上的畫都是只有用蠟筆
完成的小孩。
| 流水日記 | 22:2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22:20 | - | - |









http://karun.jugem.jp/trackback/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