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Karun
  • Visitors
CATEGORIES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
ARCHIVES
GUESTBOOK

LINKS
OTHERS
SEARCH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Karun's Blog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


Karun's photography
<< So close, So far | main | 倒數13‧游離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So close, So far
Butter

註:寫於2002年11月14日。

之三. jht的夜玫瑰


「很多人養狗,是因為寂寞。可是養了狗之後,有時卻會
更寂寞。也就是說,如果是因寂寞而養狗,那麼你便會
習慣與狗溝通。
漸漸地,你反而不習慣跟人溝通了。」

-- jht '夜玫瑰'

在椪柑走後不久,我先後養了兩頭貓咪,我為她們取了自己喜歡的名字
, 但是我從來沒有和她們說過話。

我該和她們說快樂的事情?還是說難過的事情?還是說寂寞的事情呢?
如果我也會喵嗚喵嗚的叫,她們就可以聽的懂嗎?

喵〜

然而我還是沈默的,或許我連動物都不擅長與他們溝通吧。




「寂寞跟孤單是不一樣的,孤單只表示身邊沒有別人;
而寂寞卻是一種心理狀態。
換句話說,被親近的人所包圍時,我們並不孤單。
但未必不寂寞。」

-- jht '夜玫瑰'


其實我分不太清楚孤單與寂寞的差別在哪裡,長久以來總是習慣這樣的自
己,而在暮然一瞬間,才發覺自己站在一條分界線上,我想著,我到底是
屬於哪一邊呢?

在唸書的時候,國小,國中,高中,到大學,總有些人你總是會不記得他
們的一切,在同學會上你也從來沒有看到他們出現過,只有在翻到畢業紀
念冊的時候才想會想到。

啊〜這個人是同學嗎?怎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我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讓人沒有印象的人。

因為我很冷漠,獨來獨往。

曾經有一次回家,翻翻寄到家中的信件,發現有通知要開同學會的信件,
於是一時興起,跑去把畢業紀念冊翻了出來,只是那時我一邊翻一邊大叫


耶?這個人是我同學?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背後是傳來小妹冷冷的譏諷聲,你確定你是那個班上的嗎?

最後我當然還是沒有去。

因為我記得的人都已經那麼少了,更何況這些人不一定會來。

或許我是害怕沒有人記得我吧?




「我突然很想安慰她,因為我總覺得,她是個寂寞的人。
可是我也認為,她一定不喜歡被安慰的感覺。
因為如果一個人很容易被安慰,那他就不容易寂寞了。」

-- jht '夜玫瑰'


曾經有人和我說過,關於寂寞的要發瘋這件事情,那時我完全不能理解,
甚至是寂寞的感覺。

而寂寞的要發瘋這件事情,是在椪柑被送走的時候,我才逐漸的真實感受
到,像是突然而來的巨大撞擊,散落一地的拼圖,記不起原來的樣貌。

當我下班回家進門前,拿出鑰匙插進鎖孔的時候,習慣的聲音與畫面自然
的在腦海裡形成立體的影像。

推開了門,椪柑,你今天為什麼沒有搶在我前面進房間呢?

下意識的以為椪柑其實是跟在身後的,我不禁頻頻回頭。

椪柑,你今天怎麼沒有喵喵叫呢?

然而卻是絕對的寂靜。

彷彿一下子被抽進了現實的生活裡,像是在空盪的大廳裡突然醒來,有點
暈眩而不知道自己失神的游離了多久。

在現實裡突然醒來的自己,充滿了不安的身體分子,亟欲的尋找宣洩的出
口,就像是突然爆發的火山一樣。

在剎時不斷的噴出「我好寂寞」的熔漿。

我喜歡被安慰的感覺,但是我卻拒絕所有的安慰,總是認為別人無法體會
我的感受的,但不知為何這樣的我,卻能裝著笑臉,想要溫暖的去安慰別
人。

Am I Lonely ?



「在山上的人,往往不知道山的形狀。」
「只有在山外面的人,才能看清楚山的模樣。」
『什麼意思?』
「很簡單。」她轉過頭看著我,往後退開了三步,笑著說:
「你站在一座山上,我站在另一座山上。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山
長什麼樣子,卻不清楚自己所站的山是什麼模樣。」

-- jht '夜玫瑰'


Dear F,距離前陣子又過了好一段時間,那時看了妳在另外一個站的個板
才知道在乎的重量是多少。

我非常的感動,但是卻也非常的難過。

照理說,心是沒有味覺的,那時我卻總覺得心裡有一塊一直泛酸,酸的讓
眼角有點濕。

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不差,但這一刻卻是,我有什麼好的呢?

不知道的思念令人難以乘載。

我一定是在水平面以下。


Dear F,我很高興得知有人可以好好照顧妳了。




「玫瑰,玫瑰,我愛妳‧‧‧」


我喜歡玫瑰,包括香味,而且我特別偏愛某一種顏色的玫瑰。

遇見一朵偏愛的玫瑰,我說,

假使我用全部的真摯在心中灌溉妳,妳是否會為我芬芳而嬌媚呢?

然而,真摯並不能將玫瑰據為己有。

Dear V,我還是會覺得傷感的。

不知道的思念令人難以乘載,而我的亦如是。

水平面以下,有我淹沒的思念。




「寂寞確實跟孤單不一樣,孤單只表示身邊沒有別人。
但寂寞是一種,你無法將感覺跟別人溝通或分享的心理狀態。
而真正的寂寞應該是,連自己都忘了,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 jht '夜玫瑰'


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喜歡一個人,是否也是呢?

還是說,是不知道如何去喜歡一個人?

輕輕的將思念拋起,它卻飛得好高好高。

好遠好遠。

不知道到哪兒去了?

我趴在桌上的咖啡杯旁,想著。
| 流水日記 | 22:2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22:24 | - | - |









http://karun.jugem.jp/trackback/7